老墨松啊

_(´ཀ`」 ∠)__

【锤基】猫鼠游戏(2)/警官锤×赌徒基

更慢了,给大家磕头

——————

   蒙住眼睛的黑布被人一把扯下,刺眼的灯光让托尔不得不扭过头去,但是下巴却被一只手捏住,一张有些熟悉的脸渐渐在托尔眼前聚焦

  “太容易相信别人可不好啊,托尔警官”洛基蹲在托尔的面前,绿色的眼睛映出托尔的脸,嘴角扯起的微笑依旧是完美的令人窒息,只是多了丝毫没有掩饰的嘲讽

  托尔感觉头疼的要命,身子被紧紧地绑在椅子上,使不上一点力气,“这是哪里”洛基冰凉的手让他清醒地知道自己的处境并不妙

  洛基笑着低下了头,随即张口说到,“罗比,把门打开”说完便站起来了身,在他耳边轻声说到,“这是你最后带过的地方”

  还没等托尔反应过来,就被两个满脸横肉的保安硬生生从椅子上连根拔起了起来,那绳子也想不存在一样的被扯断了

   嘈杂的人声,色子和老虎机的声音充斥人耳,漂亮的女郎为赌场上叱咤风云的人送上名贵的酒,输的一干二净的人企图闹事缺被戴着墨镜的安保毫不留情地扔了出去....

   托尔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他分明听见了头顶出现着警笛的响声,这个警方找了两年的赌场竟然一直都在某一座警局下面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们请来了一位重要嘉宾”

   洛基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出现在赌场的每个角落,一盏聚光灯打在托尔的头顶上台下的人群沸腾了起来,看来我的人气还挺高的嘛...托尔暗暗地想着

   “我们今天来和他来玩一个游戏”洛基勾着嘴角,转身将手覆上托尔的脸,“来赌赌这位警官的身体素质如何”

   还没有等托尔仔细思索洛基的话,腹部一阵疼痛贯穿了他的整个身体,他慢慢地低下头,鲜红的血液轻轻滑过擦得晶亮的刀刃,滑过洛基骨干分明的手,一滴一滴地落在名贵的地毯上

   托尔被两个保安紧紧拽住,他对上洛基的眼睛,里面依旧是嘲讽和危险,刀被慢慢抽出来,台下的人群依旧高声呼喊,手中攥着大把的美元,争先恐后地加着筹码

  “弗兰德,三刀是吗”洛基挑眉,刀刃滑过托尔的睫毛,颧骨,脸庞,下巴,在干净的脖子和大动脉旁来回反转,像是审视一只待宰的羔羊

   刀突然充满力道,最终没入托尔的锁骨上方

    感觉到血在流.....托尔脑中早已没了任何想法,鲜血让便服紧紧贴在他的身上,他听见洛基的声音从自己头顶传来,布丁的香气与血腥味揉合在一起

    “看了弗兰德输了呢...他可是挨了五刀...”

    看来这场猫和老鼠的游戏就要结束了呢...托尔自嘲地笑笑,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盾铁】我的“朋友”回到了七岁

有脑洞就写出来的迷之日常

————————

                                           (一)
  
   这是....什么情况?

   Setve看着自己门口站着的抱着枕头的孩子,脑中升起了一团团黑线,明显很大的白色衬衫刚刚盖住大腿根,毛绒绒的黑色卷发几屡搭在洁白的额头上,正用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自己

  Tony怎么看上去只有七岁!?

  就在Setve日常拒绝了Tony晚饭不吃蔬菜之前,一起都还好好的....Steve皱皱眉,借着反应堆微弱的光亮,看着自己床上蹬开被子依然熟睡孩子

  Tony翻了个身,向Setve这边拱了拱,抱住他的胳膊蹭了两下,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嘴里还嘟嘟囔囔着什么梦话...

  Setve叹了口气,将被子扯到他盖好,也闭上了眼睛

   其实这样的Tony....还是很可爱的嘛....

                                     (二)

     Natasha一行人满脸黑线地看着这个坐在Steve夫腿上在餐桌上涂鸦的孩子,心里五味陈杂

    “这....这是Tony...?”Clint打破了尴尬的江局,满嘴面包地说到,虽然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但是他还是想要问一问,然而不难听出他语调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侧过身揉了揉小Tony的头发

   Tony抬起头,睁着好看的可怕的眼睛不解地看着他

   鹰眼受到暴击

    “吾友钢铁侠为何会变成这样子”Thor喝了一大口啤酒,可能也只有神域人能受得了,看着Tony直勾勾地盯着Thor手中的啤酒,默默地给Thor使了个眼色,后者装作不明白地耸了耸肩

   “我猜是你弟弟咯”(反正这样的锅全是Loki的)Bruce看着报纸心不在焉地说着

   Steve有点看不惯那只又覆上Tony脑袋的手,便往右扭了50°,让Tony离开了Clint的视野

   Clint不爽,“啧,黑熊护食”看上去还想再摸两把

    Natasha双手抵着下巴,饶有趣味地看着突然占有欲超强的道德标杆,“既然是Loki的魔法,肯定会有消失的嘛,更何况....”瞥了一眼队长,“Steve看上去很享受”

  Steve的耳根有些发红,刚想开口反驳,感觉到有人扯了扯他的袖子,低头就撞见了Tony亮晶晶的眼睛,软软地说着“Steve哥哥,想吃甜甜圈”

  Steve叹了口气,拉起已经矮了自己半个身子的Tony走向门口,Clint兴奋地站起身,跟了上去“Steve哥哥,我也要甜甜圈”
  
  
  道德标杆使出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过肩摔

   

   今天的妇联依然很和平

  


  
  

【锤基】猫鼠游戏 (1) /警官锤×赌徒基

一个玩烂的梗?突如其来的脑洞还是想让我想开个坑∠( ᐛ 」∠)_

——————

    糟糕透了

   托尔看着酒吧窗外倾盆而下的大雨,皱了皱眉头,夏天的雨还真是令人厌烦,早知道就应该听史蒂夫母亲般的温馨带伞提示,想到这他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更糟糕的是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自告奋勇地接下了逮捕一个逃了两年都没被抓住的赌徒的任务

   一两道闪电劈开霓虹灯充斥的夜空,巨雷在暗红色的云层中慢慢滚动着,至少那个逃犯现在有了线索不是吗,或许,他就在这个酒吧里...

   “想来杯伏特加吗,先生”

    一个好听声音拉回了托尔的思想,他扭过头,面前坐着一个青年,有些长的黑色头发搭在肩上,发梢微微带着卷,嘴角向右上方拉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一双祖母绿的眼睛却绿的发亮....

    托尔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男人太漂亮了

    看见托尔望着自己出神,青年并没有多惊讶,显然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了,他笑着低下头,在桌上放着的两个杯子里倒进淡蓝色的伏特加,“我叫洛基”,他将杯子滑向托尔面前

    “托尔”托尔答道,他看着眼前的伏特加,虽然他很喜欢这些玩意,但是他不是很确定身为一名警官该不该喝下一个陌生人给的酒

   洛基好像猜到了他的想法,将自己的酒杯举起,微微倾斜探向对面的人,然后喝下一口,舔掉唇边剩余的酒之后抬起充满笑意的眼睛

  托尔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这样地怀疑一个人的好意,况且他从内心中似乎感觉到这个人不可能是逃犯或是想要自己小命的人,甚至...他闻见到了这个人身上浓浓的,布丁的气息?

  想到这,托尔还是举起了酒吧,笑着将杯中的伏特加喝了下去

   眼前的彩灯似乎化成了一个个光点...人们兴奋的交谈声变得支离破碎....糟糕透了...托尔强支撑着睁开眼睛,看着那个自称洛基的男人笑着走到他身旁,蹲下来,轻轻揽过他的脑袋,在他耳边说到

   “对不起啦,小警官,爱吃布丁又不是我的错”

   最后留在托尔意识中的只剩耳边温热的风

    

  

【米英】 早安

码一个小甜短文练练手/(◔◡◔)

————————

   冬日清晨阳光透过虚掩的窗户,慢慢地移动到阿尔弗雷德伸出床沿的手腕上
   啧...好冷...
   一阵寒风从窗户缝里溜了进来,阿尔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噌地坐了起来,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又一阵风吹过,阿尔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光脚跑去关上了窗户。
   当他坐在床沿边时,他开始迷迷糊糊地思考一个问题
   我的被子去哪了
   他回过头时,才找到了罪归祸首——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的亚瑟柯克兰
   阿尔幽怨地看着那个只剩下几缕金毛的团子,于是坐上床去,扯了扯被子,想把自己也塞进那个团里。
   被子像牢牢粘在亚瑟身上一样,扯都扯不动,无奈的阿尔只能起身去再拿一个毯子
   就在他准备下床的时候,一只暖和手拉住了他,阿尔回头,看见了从被窝里露出头的亚瑟,正用像蒙了一层水雾的绿眼睛看着他
  阿尔愣坐在床上,看见亚瑟借着他的胳膊,像条大虫子一样往这边拱,坐在了他的旁边,扯开被子的一角搭在阿尔的肩上,自然地把毛茸茸的金色脑袋埋在了他的锁骨旁,嘴里还嘟嘟囔囔着什么
  “真是的...这样就不冷了吧....”
   阿尔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他感受着亚瑟身上传来的温暖,用手搂住了亚瑟的肩,扬起嘴角,在金色刘海的空隙留下一吻

  

    “傻瓜,hero是不会冷的”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果然还是没睡醒的亚瑟最可爱了